夜凉吹笛不见君

两只黄鹂鸣翠柳,我还没有男朋友。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7】

 OOC预警!
前方高能!!

    三余“宝宝”咋把两下小嘴,回味着刚才的吻。想想天天被鷇鷇捧在手心里的疼爱,晚上还能吃到鷇鷇鲜嫩嫩的豆腐,美滋滋。

    “哦,对了,看在把吾比喻成鷇鷇丈夫的份上,解锋镝,吾就放尔一马。”三余暗暗磨牙道。正坐在壁炉边和素还真下棋的解锋镝突然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解锋镝摸了摸鼻子,一脸不明就里。

 

    第二天一早,鷇音子红着脸对风采铃说自己昨晚梦见自己被人亲了。风采铃听后以袖掩笑道:“鷇音,你看上谁家小姐了?”一旁的舍脂多一听觉得有戏,把手里的针线一把塞到解锋镝怀里,凑上前去为鷇音子卜了一卦。

   “诶呀呀,好啊,恭喜二哥,恭喜二哥,红鸾星动啊!”舍脂多兴奋地说,解锋镝问:“敢问舍大仙,二哥的红鸾星位于何方?”

    舍脂多清了清嗓子道:“卦上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看,就在外面。”说着伸手指了指外面正在院子里堆雪人的三余“宝宝”,狡黠一笑。

    鷇音子一口红茶直接喷了出来。素还真搂着风采铃哈哈大笑,解锋镝笑着拿扇子敲了一下舍脂多的头道:“舍脂多!别闹!这是二哥的终生大事!”舍脂多捂着头说:“哪有!卦又不会骗人!还有不要敲人家的头!!!”说完提拳扑向解锋镝,两人在沙发上闹作一团。

    这时,三余推门进来。拉着鷇音子就往外面跑,鷇音子披好大衣就跟了出去。鷇音子见到三余堆的歪歪扭扭,大小不一的一堆雪球一般的“雪人”,忍俊不禁。“鷇鷇汝看,这个是汝,这是吾,这是吾们的孩子……”三余宝宝很认真向鷇音子介绍自己的“家庭”。鷇音子看着三余冻得通红的小脸和发亮的眼睛,感觉有股暖意从心头流过。不由得笑了。“鷇鷇,吾要回去了……吾们说好三年后,在非马梦衢见面,好吗?”三余一脸期待的看着鷇音子。而鷇音子还沉浸在感动之中,下意识“嗯”了一声。三余激动的就要起飞,一把抱住鷇音子的大腿,“一言为定哦!”三余开心地说。

    鷇音子:“好。”

    此后罗浮山山雪一日大过一日,素还真和解锋镝怕耽误事就提前回去了。

 

    就在冬雪初晴的那天,罗浮山来了四位不速之客。

    四位老人都说是三余宝宝的爷爷,坚持要当天接走三余宝宝。这让鷇音子很舍不得,可是又没有无可奈何,只好命人叫出三余。

    鷇音子在脑海里想象过无数次他与三余分开时的场景,最有可能的是三余大哭着抱着自己不愿回去。

    可是三余表现的太……太淡定了,就像知道自己要被接走一样,冷静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和那四位老人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几位老人就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三余回头看了一眼鷇音子叹了口气。鷇音子在三余的眉宇之间竟看出了一丝王者之气。不由得心中惊讶,觉得这孩子一下老成许多。

    三余与罗浮山众人依依不舍地道别,终于到了鷇音子这里。

    三余宝宝咬紧下唇,终于忍不住,眼泪大粒大粒滚落下来:“鷇鷇,要抱抱!”,鷇音子把头一扭不再看三余宝宝,缓缓道;“你回去之后要谨记仁义礼智信,尊敬长辈。不要再调皮了,知道吗?”鷇音子狠下心,转身回了书房。

    三余早已泣不成声,还是点头称是。在三余准备上车时,鷇音子还是忍不住站到窗口,看着三余红着眼睛上了马车。心里像缺了什么一样疼痛异常。就在鷇音子抬眼的那一刹那,刚好与三余宝宝目光交汇,三余宝宝张口说了几个字。

    是哪几个字呢?鷇音子一时想不起来。

 

   “鷇鷇,是‘莫失莫忘’啊。”躺在床上的三余无梦生坐起身来,凝视着鷇音子。

待续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6】

 前方高能!!
OOC预警!!
先发这么多,明天再会。溜之。

    鷇音子听后微微一笑,“小弟说笑了。我嫁给余余这样的孩子这怎么可能呢?岂不是人家还要说我鷇音子老牛吃嫩草?”

    众人皆是哈哈大笑,并不当一回事。

    三余一听急了,赶紧问鷇音子:“鷇鷇!汝真的不考虑一下吾吗?”

    鷇音子笑着摇摇头。

    三余赶紧勾住鷇音子的脖子,看着鷇音子的眼睛真诚的说到:“鷇鷇!跟着吾,吾一定会让汝幸福的!”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鷇音子抱起三余“宝宝”让他坐到自己的腿上。刮刮的三余鼻子故作认真的说到:“不行哦,你太小了,想‘娶’我至少”指了指一边的解锋镝“至少要向他一样大才行。”看见解锋镝,三余的眸色稍稍黯了黯,撅着小嘴道:“好吧。”从鷇音子身上一跃而下,飞快地跑远了。

    留下鷇音子笑着摇头。

 

晚上

    当鷇音子回到卧室时,发现三余“宝宝”早已睡得香甜,亲了亲三余“宝宝”可爱的脸。小心的躺下了。

    鷇音子呼吸渐缓,待鷇音子睡熟了之后,三余醒了。

    却见三余由童稚形态一寸寸羽化蜕变为一位凤冠银发的美男子正是龙族少主——三余无梦生。

    三余美目低垂,撑着头凝视着熟睡的鷇音子。

   “唉~都怪那解锋镝”三余抚着鷇音子的头发自言自语道,“伤吾至深,害吾白日只能以童稚面目与汝相见……啧,看到这样的吾汝会吓一跳吧……”这时鷇音子向着三余翻了个身,隐隐露出了白净的脖颈,依旧睡得香甜。见此情景,三余咽了一口口水,低头吻上鷇音子的唇。

    唇与唇接触。三余品尝到了鷇音子口腔中的红酒甘醇的香味,吸引着三余更近一步。再接再厉,三余撬开鷇音子的牙关,舌与舌纠缠。呼吸被夺,鷇音子感到有些不太舒服,轻轻摇头想要摆脱这种感觉,三余哪里肯放过,继续深入纠缠。

    这时鷇音子在睡梦中模模糊糊地“唔”了一声。眼见鷇音子就要醒来,三余只好依依不舍的松开。在鷇音子眉间啄了一下,飞快的回到了宝宝形态,在鷇音子身边乖乖躺好。仿佛刚刚的一切都不存在。

   感到异样鷇音子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发现除了三余“宝宝”踢掉了被子以外并无异样。松了口气,轻轻地给三余把被子盖好,又躺下了。

待续

来来来看过来

啦啦啦非常不成熟的想法,50粉点文。
评论区前十随机选一篇写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5】


OOC预警!
前方高能!!
真的是周更了,真的是周更了!!!

    不擅儿科的鷇音子赶紧抱着三余宝宝连夜赶往琉璃仙境。
    素还真给三余把完脉后,写了个方子让续缘煎药去了,看过药方,一旁安顿三余“宝宝”的风采铃唏嘘了一下,素还真也唏嘘了一下。
素还真带有几分责怪的问鷇音子:“鷇音,你好端端的吓孩子干嘛?”
    鷇音子一头雾水:“我……我没有啊?”风采铃递给他们两人一人一杯水,挨着素还真坐下问鷇音子:“鷇音啊,你是不是老说要将他送给别人?”鷇音子老实回答:“我,最近在派人寻找他的家人。”素还真与风采玲交换了一下眼神,风采铃笑着,拍了拍鷇音子的手背道:“鷇音啊,这个年龄的孩子最喜欢胡思乱想了,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吓着。先别担心,你带着孩子先在这休息,找孩子家人的事呢就权且交给你大哥和锋镝,他们认识的朋友多,有消息呢,会立刻告诉你的。”说完推了推素还真的肩膀。素还真蹙着眉点了点头,表示接下此事。这让鷇音子稍稍松了口气。
    几日后三余“宝宝”可以下床走动了。只见三余“宝宝”整日苦着张团子脸走到莲花池边唉声叹气。风采铃拿着糖果前去安慰三余“宝宝”那颗受伤的心灵。

    只见三余“宝宝”面对一池枯荷,一本正经发出感慨:“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让风采铃哭笑不得。
    风采铃将此事说与素还真和鷇音子听。素还真听后抚掌大笑,鷇音子则是摇头苦笑,并表示对这个孩子束手无策。素还真道:“解铃还须系铃人,鷇音啊,付耳来,我教你怎么劝余余这孩子……”
    一番如此这般如此这般,鷇音子恍然大悟。随即拎着糖果去找三余“宝宝”了。

    在荷花池边,鷇音子找到了闷闷不乐的三余。
    鷇音子走近三余。轻轻唤到:“余余?”三余抬头看他。双眼肿的如两只水蜜桃一样,鷇音子立刻将素还真教他的那些话通通抛在脑后,心疼的将三余搂在怀里,三余顺势抱住鷇音子。“鷇鷇汝是不是来送吾走的?”三余“宝宝”哭着说。“不是不是,我来带你回罗浮山。”鷇音子赶紧解释道。“真哒?回吾们的家?”三余闷闷的问,“嗯,是啊,回我们的家!”鷇音子肯定道。这下让三余“宝宝”很是开心,垫起脚就在鷇音子额头上吻了一下,鷇音子的脸不知为何“唰”的一下就红了,滚烫滚烫的。
    几天后,鷇音子就告别大哥大嫂,带着心情大好的三余“宝宝”回罗浮山了。回到罗浮山后三余无梦生就和鷇音子同吃同住了,鷇音子再也没有提过替三余“宝宝”找家人的事,还默许了三余无梦生叫他“鷇鷇”。

    秋天匆匆而去,冬天转眼而来。
    鷇音子与三余无梦生“宝宝”的关系愈发的亲密。
    圣诞节时,依照传统素家兄弟三人在罗浮城堡一起过节。风采铃送了一根红宝石项链给了三余无梦生。
    那红宝石晶莹剔透,那颜色就像从灼灼烈焰中取出一样。绝对是绝世珍宝!
    三余恭恭谨谨的向风采铃和素还真说了声谢谢,急忙抓着项链献宝似得给了鷇音子。
    解锋镝见状打趣道:“那孩子得到了宝贝就火急火燎的往二哥那送,活像讨好小媳妇的小丈夫啊!”
    三余无梦生听了这话,眼睛亮亮的。

待续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4】

OOC预警!前方高能!!
今天有事先写这么多,大家来日方长。

     鷇音子凝视着“昏迷不醒”的三余,陷入回忆。

    用东方的说法,过中秋节的时候,正是罗浮山上看黄花赏红叶最好的日子。

    那日,鷇音子穿着大哥素还真从东方带来的料子制成仿中式的交领睡衣在领地上散步。摸着大嫂风采铃别出心裁绣上的各种梅花图案,看着漫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美景,只觉得心旷神怡,羽化登仙,嘴角不由得向上翘起。心情大好。

    这时一旁的灌木传来异响,又伴随着浓烈的血腥味。鷇音子心中一凛,随即前往一观。

     只见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孩子倒在血泊之中,剑伤,剐蹭伤无数,浑身上下几乎没一块好肉,背后的伤口最为致命,血肉外翻,深可见骨。鷇音子立即封住那孩子身上几处大穴,捏碎几颗凝血丹细细地敷在伤口上,大致处理了一下之后命人将那孩子带回了城堡再做细致处理。

    因为失血过多,那孩子脸色如纸,浑身冰凉,且牙关紧闭,汤水不进。下人们试了许多种方法都无济于事。人命关天,鷇音子想起大哥叮嘱过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是屏退左右,口含丹药,以嘴对嘴的方式给那孩子灌下。

    就这样一连三天,鷇音子就这样以嘴度药的方式照顾着这个孩子。

    在一次喂完药之后,鷇音子抬起头,发现一双眼睛正亮晶晶的看着自己——原是那孩子醒了。

    鷇音子:……

    孩子:……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鷇音子弯着腰看着那孩子,挤出一个微笑道:“咳……那个……你……”

    那孩子伸手紧紧勾住了鷇音子的脖子,“啾”的一声,在鷇音子的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口,软糯糯的说道:“吾喜欢汝!”,说完,那孩子笑的很是灿烂。

    鷇音子顿时感觉被什么东西贯穿心口。造成大规模暴击伤害。

    这这这这也……太……太……太可爱了吧!鷇音子理智下线。

 

    这时被鷇音子请来照顾孩子的大嫂风采铃刚好端着水和毛巾进来,看到鷇音子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嘿嘿嘿的傻笑着,一时无语。轻咳一声提醒鷇音子。

    见孩子醒了,风采铃一时有些惊讶:“诶呀,宝宝呀,你身上的伤不痛吗?”

    那孩子将脸埋在鷇音子的脖颈处,闷声到:“嗯,不疼了。谢谢姐姐关心。”风采铃笑道:“哎呀,你这宝宝嘴好甜啊。真可爱,来,让姐姐抱抱。”说着伸出手想抱抱那孩子。

    未曾想,那孩子却是抱着鷇音子更紧了。奶声奶气回答道:“吾不叫宝宝,吾叫三……余余。娘亲说过亲亲和抱抱只能同自己喜欢的人做。虽然吾喜欢漂亮姐姐,但是吾已经和大哥哥亲过了,而且吾的心里只有大哥哥一人。所以不能抱漂亮的大姐姐。”

    这话说的真挚,淳朴,声情并茂感人至深。外加三余的大眼睛一直看着鷇音子,风采铃似乎明白了什么。当晚就告辞回琉璃仙境了。

    回去之后,风采铃就与素还真促膝长谈,谈完之后素还真就被很客气的“请”到了书房“休息”。紧接着就是屈世途,秦假仙,叶小钗,乱世狂刀等人,都被各自的夫人“请”到了书房或是客厅“休息”。其中解锋镝比较可怜,在天涯半窟外的寒风中打了一个月的地铺。哎呀,真是惨兮兮。

    不过都是后话了。

 

    经过尽心调理,三余的伤好的差不多了。鷇音子想,是时候让三余的家人来接三余了,毕竟与自己待在一起,终究是不太好的。

    当鷇音子正为寻找三余家人一事发愁而辗转反侧时。

    “鷇鷇,汝要赶吾走么……”三余光着脚丫子哭着扑上床,泣不成声。

    “啊,啊呀,我不是那个意思……余余乖……”鷇音子赶紧安抚道。“哇————吾那么喜欢汝……汝居然!居然!想赶吾走!!!哇!!!”三余哭的更厉害了,“爹亲说的没错!人是薄情的种族!!!呜呜呜……”突然,三余晕了过去。鷇音子一时手足无措,只好抱住三余。

    这一抱,吓了鷇音子一跳。

    三余浑身滚烫,发烧了。

待续

本人说:诸位道友,开学了也要忙起来了,暂定是周更,大家来日方长。哦,如果我忘了,请各位积极私信轰炸。反正我……也不看私信(一个挑事的微笑)

这根说好的不一样啊 【3】

OOC预警!
前方高能!!!

    三年前,鷇音子确实救过一个人,当时情况危急,用的确实是以嘴渡药的方式。不过,那人是个只有四五岁大的可爱正太小豆丁啊!软软糯糯的豆丁小正太和眼前这位唇红齿白的美男子……这差别有点……

    差别岂止有点大啊!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鷇音子想到那孩子说话还不太利索,知道鷇音子这个名字的时候只能“鷇鷇”“鷇鷇”的叫着,牵着自己的袖子一蹦一跳的跟在自己身边,不时抬起圆圆的小脸偷瞄自己,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怪可爱的。给自己孤寂的古堡岁月增添了不少快乐,自己也很喜欢那只小豆丁,虽然那孩子有时会蹦出‘消除人类,世界属于龙族’之类的狂言,但还是乖巧可爱的。想到这,鷇音子的神色缓和了许多,紧缩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突然鷇音子有了一个不成熟的想法:那孩子叫他‘鷇鷇’,三余无梦生也叫他‘鷇鷇’。如果那孩子就是眼前的美男子的话……

    按照“龙族一年等于人间十年”的生长时间来算。龙族之人要长到三余这个年纪至少要两百年。那孩子如果是龙族之人,三年能从正太长成青年,那是给孩子喂了金坷垃么?!

    太不科学了!鷇音子在心里狠狠的否定了这个想法。

 

    “要冷静,鷇音子你要冷静。”鷇音子在房里来回踱步,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

    “鷇鷇……吾……想吃糖……”床上的三余似无意识的呢喃。

    鷇音子脚步一滞。

    想吃糖……

    该不会三余就是那个孩子吧……鷇音子看着‘沉睡中’的三余美人陷入沉思。

 

于此同时,一处隐蔽之地

    “大哥!二哥他!他!他!”身着下人服的解锋镝神情有些激动。“二哥他!真的亲上去了!!!!大哥你的方法真好用!”“嗯,我知道。”一旁同样穿下人服的素还真一手扶墙一手掩面,似乎是‘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下次如果梵天前辈身体不舒服我也这样干!嘿嘿嘿……”解锋镝窃喜道。

    “锋镝打住。”素还真抹了把脸“看来,龙族少主算是与鷇音两情相悦了……啧。”素还真狠狠的锤了一拳墙,“如果二哥肯于龙族少主结合,这样的话,岂不是能加快人族与龙族的和平进程?”解锋镝轻摇纸扇。素还真叹了口气。

    两人都不由想到那日与龙族的谈判……

 

龙族神殿内

    四条浑身长满古铜色鳞片生有蝙蝠翅膀的龙,盘踞于高处,不可一世的俯视着前来谈判的素还真和解锋镝两人。

    这是人族与龙族就龙族擅自出兵攻打人界问题第不知道多少次会谈。

    双方虚情假意的寒暄之后,进入主题。

    为首的龙族长老漫不经心的看着自己锋利的爪子道:“素贤人。想我族退兵不是不可,只是……”

    素还真深深的鞠了一躬道:“只要圣族肯退兵还人界和平,任何要求,只要素某能做到的,素某都能答应。”

    “哦~只要我族退兵,任何条件素贤人与解先生全都答应?”一个温柔的男子音自天外传来。一位银发凤冠,身着裁剪合身的白色暗纹长袍,眉眼含笑的俊美青年缓缓而降。由内而外一身王者之气,威武非常,不必多言。

    龙族四位长老赶紧收起倨傲的态度,恭恭敬敬的行礼到:“恭迎少主莅临。”

    素还真向解锋镝介绍到“这是龙族少主,三余无梦生。看情况他是认得你的。”

    三余缓缓收起洁白的羽翼,“四位长老不必多礼。素贤人与解先生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男子用羽扇遮住半边脸,只露出一双多情的桃花眼。

    素还真与解锋镝心中警铃大作。迫于形势,素还真只好开口到:“少主请讲,素某尽力而为。”

    三余羽扇轻摇,只说了“吾要鷇鷇”四个字。

    蔻蔻?
    扣扣??
    叩叩???

    听到这话,素还真与解锋镝的心头似有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卧槽,这谁?!

    男的女的??

    美的丑的???

    高的矮的????

    胖的瘦的?????

    素还真与解锋镝面面相觑,对脸懵逼。

    三余看出了他俩的疑惑,补充道:“鷇鷇的全名是丹华抱一鷇音子。”说完,三余赶紧背过身去,深怕旁人看到他满脸绯红的样子。

   “哦~”素还真与解锋镝心中疑惑被解开,都松了口气坐回了椅子上。异口同声道“啊~原来是鷇音啊!”“啊~原来是二哥啊!”

   “等等。”兄弟俩马上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两人立即反应过来,睁大了眼睛从椅子跳起来,难以置信道“蛤?!鷇音子?!”

    三余一听到‘鷇音子’三个字立刻重重的点了点头。

    龙族长老登时晕过去三个,还有一个坚强点的捂着心口叫哎呦。

    素还真和解锋镝也好不到哪里去。解锋镝感觉自己宛如活在梦里,一脸茫然。素还真感觉有一道霹雳从天而降,把自己炸的个外焦里嫩。

    “恕在下直言,”素还真艰难的用僵直的舌头说话“我家二弟我最了解,他并没有龙阳之好……而且是宁折不弯的那种性格,所以劣者奉劝您,另寻良人。”

    “唔”三余撅起了嘴,明显是有些失望。“那,让吾见鷇鷇一面呢?”

    “以现在紧张的局势和我那二哥宁折不弯的性子,啧啧啧,见面恐怕……难啊。”解锋镝故作遗憾的挥开了纸扇。

    “那现在吾下令让吾族退兵呢?”三余笑着说。

    素还真:……大可一试。

    解锋镝:……此话当真?

    只见三余张开羽翼,化为龙形,顿时昊光大做,正是龙神下诏!

   “吾族子民,听吾号令,除守边境,全体撤兵!”声音响彻天地,万龙来谒。见此情形,最后一位长老也光荣的‘倒下了’。

    三余无梦生化为人形缓缓落下。笑着看着素还真与解锋镝说到:“何如?”

    素还真&解锋镝:“想见鷇音子这个事情好商量嘛。”

    回忆结束
    素还真深吸一口气“鷇音留在这里暂时是安全的,先回琉璃仙境,再想办法救鷇音。采铃等我们回去吃饭呢。”“啊呀,还是嫂子贴心。”解锋镝收起扇子。两人换回衣服,赶往琉璃仙境。

待续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2】

身体有些不适,可能在假期之内写不完了。保证在十月中旬能写完。

    那人一头银发,头戴银质凤冠,眉目如画,丰神俊朗;额间一点朱砂,嘴角含笑,似有柔情无限,面如冠玉,让人见之忘俗。好一个羽扇白衣风度翩翩意气风发的佳公子,看的鷇音子一时有些失神。
那人羽扇轻摇,朱唇轻启,灼灼的看着鷇音子,唤到:“鷇鷇?”
    鷇音子没有反应。
    那人凑近一步到:“鷇鷇?”待鷇音子回过神来,那人离他已是鼻息可感。
四目相对,鷇音子毫无防备的落进那对桃花眼中。心中莫名一动。“鷇鷇……汝记得吾么?”那人小心翼翼的问到。
    鷇音子艰难的从那张俊美的脸上别开视线,在脑中快速搜索所有见过的面孔,结果是:查无此人。只好摇摇头到:“抱歉,我不认识你。”
那双桃花眼中立刻蒙上一层水雾,咬紧下唇,“果然还是……忘了吾么……那汝当年对吾做的那些事……汝也一并忘了么……吾的清白呜呜呜呜……果然鷇鷇汝是……始乱终弃么呜呜呜……”
    “等一下,我做了什么?你是谁?这是哪儿?”鷇音子面无表情的打断某人的“哭诉”。
      那人一听有戏,立刻停止哭泣,在鷇音子身边坐下,手里绞着绸缎帕子,带着哭腔缓缓道。“吾叫三余无梦生,与鷇鷇也算是有缘,汝应该算是吾的救命恩人,三年前吾被人重伤,是鷇鷇汝救了吾一命,吾一直没忘。因为吾辈是龙,人类与吾族有不共戴天之仇,汝恐吾伤好之后又遭他人伤害,遂与吾约定在三年后,白马非马。就是这里,见面”三余顿了顿,抬眸看了一眼眉头紧锁的鷇音子继续道,“那日汝与吾的所有约定吾全都做到了。吾想见你。想告诉汝,吾是一头好龙,一头值得托付终身的龙。”说罢,三余一脸严肃的看着鷇音子。
     鷇音子更加疑惑了。“我。始乱终弃?三余无梦生你这话说的我就不懂了,你我萍水相逢,初次见面,你怎么能平白侮人清白?”
    “鷇鷇!汝真的亲了吾!还不止一次!”见鷇音子不承认,三余无梦生手里的手帕子都快要绞烂了。
    “先暂且不提我有没有亲你这件事。我就说三点,第一,我鷇音子无龙阳之好断袖之癖;第二,我从来没有救过龙族;第三,不要叫我鷇鷇!我大哥都没这样叫过我!”鷇音子也一脸严肃的看着三余。
“鷇鷇……汝……唉……罢了……汝好生休息吧……”三余无梦生缓缓阖起眼无奈到。
    三余无梦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捂着心口,失魂落魄的走出房间。看着三余无梦生的背影,鷇音子突然体会到了什么叫凄凄惨惨戚戚。
    “这头龙看上去居然有点可怜”鷇音子心想,正准备躺下,这时门外一阵骚动。
    “少主的心口伤又裂开了!快!拿金丹!快啊!”“啊!!!!!少主昏过去了!!”鷇音子推开门看到下人们乱作一团,他正准备问个明白时,不知是谁在他手里塞了一个小玉瓶子。
       鷇音子一闻就知道那是品质极好的还阳金丹。不过,给谁用?难道是……

   “ 哎呀呀!终于有人送药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句。鷇音子反应不及就被人一把推进三余房间内。

 

     三余无梦生静静地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美丽的眼睛紧闭着,白衣被鲜血染红,呼吸微弱,命若游丝。鷇音子不能坐视不管,上前连点三余身上几处穴位先止住血,扒掉三余身上衣物,观察伤口,是剑伤,已伤及心脉,而且是鷇音子自己的剑法留下的……鷇音子叹了口气,心道一声造孽。给三余重新包扎好,把参汤准备给三余灌下。结果用汤匙强行撬开牙关捏腮帮子各种方法都试了……就是灌不进去!

    “岂有此理!”鷇音子咬牙切齿道。

    鷇音子口含参汤,给三余嘴对嘴灌参汤,十分顺利的就让三余喝下去了。见参汤下肚,鷇音子转身准备丹药去了。

 

    三余无梦生躺在床上惊讶的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微微颤抖的手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鷇鷇……他又亲吾了……好开心……”三余心里似有无数花火“噗呲”一声炸开,绚丽多彩。

    感觉到鷇音子的脚步,三余瞬间收拾好,仿佛他不曾醒来。

鷇音子从小玉瓶子里倒出两粒丹药,细细嚼碎,对着三余的嘴就喂了下去。三余的心里花火又一次集体爆发。恨不得紧紧抱着鷇音子延长这个吻,来表达自己的喜悦。然而,此时此刻他不能。

    与此同时。嘴对嘴喂药这件事.勾起了鷇音子的一些回忆。

                                                                                                                             待续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中秋快乐!
    争取假期写完。

   很久很久以前,神秘的罗浮山上住着一位美丽的公主……
   不好意思拿错剧本了。
   咳咳。言归正传。
   久远以前,神秘的罗浮城堡里住着一位举止优雅大方谈吐不凡血统高贵武技超群的公爵,他名叫鷇音子。相传他喜欢在明月升起时坐在天鹅绒的沙发上品酒,不问世事。
   现今恶龙横行,为祸人间,群雄并起,逐鹿天下。他的几位兄弟已经是人尽皆知的正道栋梁,如大哥素还真,已是人人仰望的贤者,小弟解锋镝也积极加入屠龙事业,获赞无数。
   而他还是喜欢在明月升起时坐在天鹅绒的沙发上品酒。看着月光透过酒液,留下宝石一样晶莹的红,拂过他的掌心。
   今夜,鷇音子像往常一样穿着黑色镶金边的西装,系着洁白的领巾,等待着月光落下。
   “笃笃笃”小童轻轻敲门。打破一室平静。
   鷇音子轻轻蹙眉。心道不好。
   “公爵,解锋镝先生来访。”小童行礼道。
   鷇音子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优雅的揩揩嘴道:“有请。”

   “二哥,小弟深夜来访,失礼了。”解锋镝不慌不忙的行了个礼。“深夜造访,必有急事,何必多礼。”鷇音子自台阶缓缓而下,俯视着解锋镝。
   解锋镝收敛了笑容,突然单膝跪下朗声道:“二哥,大哥重伤!”说罢直直看向鷇音子。
   鷇音子感到非常惊讶。立刻挥退仆人,问起事情经过。
   解锋镝娓娓道来。
   那日,素还真得报说在白马山中有一只屠龙小队被团灭,便亲自前去调查,结果在非马洞中被恶龙重伤,至今昏迷。解锋镝自知武力不敌,前来求助。希望鷇音子负责调查那只恶龙,他好用大哥素还真重伤一事向龙族高层施压,让他们离开人界。
   家人重要,鷇音子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一日后,鷇音子披好战甲,跃上战马,带上宝剑,前往非马洞。同时,解锋镝也出发去龙族的“老巢”与龙族谈判。
    心系兄弟,鷇音子一路急奔,将一路草长莺飞甩在脑后。
几日后,鷇音子来到白马山。白马山不似想象中的险恶,反而云雾缭绕,流水潺潺,兼有青松翠柏,彩蝶戏花,令人流连忘返。鷇音子不敢大意,仍是举剑小心前进。根据解锋镝的路线图,穿过一处彩虹飞瀑,进入非马洞。
走过一段昏暗湿滑的甬道后,豁然开朗,洞中别有一番天地。红粉灼灼,落英缤纷,树下散落着奇珍异宝。鷇音子从花瓣中拾起一枚足足有一个鸡蛋大小的红宝石,托在掌心不尤感叹。
“汝是喜欢这个吗?”一个浑厚的混杂着近似野兽低吼的声音从鷇音子头顶响起。
鷇音子一惊,宝石滚落。抬头已被一双猩红兽瞳锁定。那龙盯着鷇音子,鷇音子亦盯着那龙,双方僵持不下。气氛凝重。
“汝是日前那人的兄弟?”那龙率先开口,打破僵局。
“是你伤了我大哥?”鷇音子握了紧手里的剑,虽说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在我大哥来此之前是不是曾有一对人马来过?”“是的。”那龙老老实实回答到。“你杀了他们?!”鷇音子情绪有些激动。
“吾只是正当防卫而已。没杀人也没伤人。”那龙的回答中竟有些委屈。
“无需狡辩!出招吧!”鷇音子将剑一横。
“汝听吾解释啊!吾是一条好龙!没有杀人!更没有伤人!”
“你还狡辩!看招!”鷇音子出手如电,气贯长虹。
“汝听吾解释啊啊啊啊!”那龙一边躲闪一边喊。那龙体型看上去虽然臃肿但反应灵活,尤其是那条末端自带钢刃的尾巴,柔中带刚,灵巧异常。几次过招之后震的鷇音子虎口发麻,长剑差点儿脱手。鷇音子心道一声难缠,找准机会,猛提内力,剑锋直直的向那龙的心口刺去。那龙见状立即张开羽翼护住心口。还是抵不过鷇音子的速度,鷇音子一剑刺进那龙的心口!
“好痛啊啊啊啊啊啊!”那龙大吼一声,声波威力巨大,登时,山洞里开始剧烈晃动。鷇音子首当其冲,直接被音浪震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到岩石壁上失去了知觉……

鷇音子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像极了自己卧房之地。战甲已换成梅花落睡衣,睡的是他最喜欢的蓝田暖玉床,盖的是他最喜欢的蚕丝被,室内静静燃的是他最喜欢的东方沉香,室内布置古色古香,中西合璧,别具一格,大多是鷇音子喜欢的东西……
鷇音子心想:如此看来要么此地之龙故意讨好,要么就是我还在做梦。想到此便提手就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
   “嘶……”好痛,不是做梦。鷇音子当即了然。
“啊!鷇鷇汝醒了!”门外来人惊喜道,旋即那人飞身而至,一脸欢喜的看着鷇音子。
“鷇鷇汝知道吗,吾在白马非马等汝三年有余,鷇鷇汝还记得与吾的约定么……”那人脸颊绯红,一双桃花眼里溢满着久别重逢的喜悦。
鷇音子细细打量眼前这位大概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待续

当天极地限知道非宝一剑捅死崇玉旨之后,他们的反应居然是……
2

当天极地限知道道非宝一剑捅死崇玉旨之后,他们的反应居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