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凉吹笛不见君

今天的我也是十分倦怠……

【刀剑乱舞】当你对自家刀说“让我糟蹋你吧”时各位男士的反应2

@沉迷焦糖奶茶的艾玛
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想到吧!
我更新了!

⒎你好不容易将歌仙兼定逼到墙角
   歌仙:哈哈,这可真是不风雅啊。
   你:……那什么才是风雅?
   于是歌仙给你讲了整整一晚关于风雅的课。
⒏你好不容易将和泉守兼定逼到墙角
   兼桑(喜形于色):哈哈哈,阿鲁基你果然是被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面如冠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此处省略三千字)的外表所吸引!哈哈哈哈……诶!!!
   而你已经睡着很久了……
⒐你好不容易将宗三左文字逼到墙角
  宗三:难道你们都执着于那个魔王拥有过的东西吗……
  你赶紧安慰宗三……
10.你好不容易将江雪左文字逼到墙角
   江雪:……很不开心。
   你只好作罢,换下一个目标。
11.你好不容易将堀川国广逼到墙角
   兼厨:阿鲁基!!!
   你(邪笑):喊破喉咙也枉然~
   兼厨:越过兼桑这样真的好吗?!
   你:……
   兼厨(泫然欲泣):兼桑是那样的英俊潇洒巴拉巴拉巴拉(省略三千字)您居然越过兼桑!!!
   你这次没睡,带着兼桑兼厨去时间政府领了一个红色的小本本。
12.你好不容易将太郎太刀逼到墙角
   太郎一直盯着你。
   你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只好作罢。
13.你好不容易将次郎太刀逼到墙角
   次郎:糟蹋?!不不不不可以糟蹋好酒!嘛~阿鲁基~来喝一杯吗~
    说着扑到你身上,你抵御不住次郎的诱惑喝了一口酒……
    你成功的被次郎灌醉。
14.你好不容易将石切丸逼到墙角
   石切丸(惊讶):哦呀,阿鲁基你这是恶灵附体了啊。要赶紧进行驱魔祛灾的仪式!
   你来不及说话就被石切丸拉去驱魔了。青江在一旁笑的很欣慰(?)。
15.你好不容易将一期一振逼到墙角
    一期(笑):什么是糟蹋?
    你将“糟蹋”一词解释了一遍。
    一期(瞳孔放大,双颊微红):阿鲁基……你……这样……让弟弟们看见……不太好吧……
    你(在一期耳边吹气):弟弟们都睡了。
    一期像是被抽去了力量一样,瘫坐在地上,像是做出什么艰难的决定。红着脸紧紧咬着嘴唇用颤抖的手解开自己的衣扣,眼睛湿漉漉的。
    你叹息一声,摁住一期的手。没成想一期反握住你的手将你拉入怀中,压着嗓子问道:今天还要寝当番吗?
    你心道,完美。

待续♡

   

【刀剑乱舞】当你对自家刀说“让我糟蹋你吧”时各位刀的反应

@艾玛
一时的脑洞,终于补上了
少女心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⑴你好不容易将长谷部逼到墙角。
  长谷部(立刻躺平):这是阿鲁基的命令呢……阿鲁基……请随意……糟蹋我吧!
  说完紧紧闭着眼睛,脱起了自己的衣服……
  你(摩拳擦掌)嘿嘿嘿……
  ⑵你好不容易将清光逼到墙角
  清光(红着脸):这会让你更注意我一点么……
  你:我一直关注着你啊。
  清光(飞扑)
  你被清光的飞扑弄得手足无措。
  ⑶你好不容易将安定逼到墙角
  安定(绞着围巾):这样你会更爱我一点吗?
  你:我一直都很爱你啊。
  安定(嘟着嘴):是么……
  你:是啊!月亮代表我的心!
  安定(小声):外面在下雨,没月亮……
  于是你亲了安定一下。安定将红透的脸埋进你的脖颈处。
  ⑷你好不容易将青江逼到墙角
  青江(笑):哈哈,可以啊,毕竟我也是常年征战的呢,不过,阿鲁基,你知道怎样是糟蹋吗?
  你把小黄文里的方式讲了一遍。
  青江(凑近):阿鲁基是第一次吧?
  你点头。
  青江将你反压在墙角在你耳边说道:那,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糟蹋吧~
  你:等一下!
  于是你给青江讲了一晚上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⑸你好不容易将鹤丸逼到墙角
  鹤丸(惊讶):哎呀,真是吓到我了。不愧是   阿鲁基,真是完美的惊吓呢。
  说完摸了摸你的头走了。
  你非常失望。
  当你准备带着这份遗憾上床时,鹤丸突然从被子里钻出来紧紧抱住你。
  鹤丸(得意):没想到吧~
  于是鹤丸搂着你睡着了。
  ⑹你好不容易将山姥切国广逼到墙角
  被被(裹紧床单):你对一个仿品有什么好……好期待的……
  你凑近被被想看清他的表情
  被被(裹紧床单):你你你……你别过来……
  你于是装做离开的样子,被被立刻松开床单想看你去了哪里,你趁着这个机会掀开被被的床单亲了他一下对他说:我不管你仿的是谁,你就是你。
  说完你就跑了,真刺激。
   

【极东】大侠,带我上分可好(重发)

@艾玛
感谢催稿,并指出不足,万分感谢。
这次我有好好补上bug。
谢谢。

大侠,带我上分可好?
    W大学男生宿舍515内。
    看着水晶塔倒塌的画面的出现,王耀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若无其事地推了一下眼镜。嘉龙和濠镜由衷感叹到:“大哥的大乔好厉害!”王耀回头刚想说些什么,这时楼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费里西安诺!你信佛吗?!你怎么不杀人?!本田菊!!家都没了!你还在野区!给你妈采灵芝?!让对方的大乔拿一血你们好意思?!对方选的是大乔!!!大乔!!!本大爷的段位啊啊啊啊啊啊!!!路德你快来帮本大爷重回黄金!!!#¥%@&*……”
    王耀轻轻拂去从天花板上掉下的灰尘,轻叹口气,用长者一般的语气说道:“不管对方选什么,都要好好对待。不要像他们这样看到我方选大乔就石乐志一样……”楼又晃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路德!哈哈哈哈本大爷有望上最强王者了!”
     王耀清清嗓子继续说:“濠镜的庄周很有效的牵制住了在野区的亚瑟,嘉龙的阿珂要注意节奏。我要去上选修了,你们慢慢玩。”说着就开始收拾东西。
    与此同时,楼下415内。
    本田菊的手机响了,是老师打来的。“小菊啊,今晚的选修我有事会晚点去,我把PPT发给你,你在班上放一下,顺便点个名,麻烦你了。”“好的,在下知道了,作为您的助教这是应该的。”
    接收到老师传来的文件之后本田菊向埋头于某农药的室友们匆匆的说了声“我上课去了”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到教室。
    王耀早已找好位置坐下,并和几个同学闲聊了几句。
    本田菊踩着点进了教室,简单解释了几句,开始摆弄起了多媒体。多媒体似乎出了些问题,满头大汗的本田菊只好向其他人求助。
    众人纷纷摇头,有几个胆子大的开始调戏起了本田菊,“本田学长,留个联系方式呗。”“小菊有女朋友吗?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吗?”“学长,缺男友吗?”场面一度十分混乱。本田菊涨红了脸。“大家……大家……先安静!”本田菊急了,吼了一句。没人理他。还是一片混乱。
    王耀悄悄的走上讲台,把多媒体弄好了,叫了几声学长,本田菊疲于应对那些轻浮的话语,没有听到。王耀只好走到本田菊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学长?”
    本田菊回头,看到那张朝思暮想的脸,急忙移开视线。王耀讪讪的收回手,说道:“学长,可以上课了”王耀的声音很好听。本田菊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大声喊道:“现在开始上课。”教室静了几分,王耀欲回自己的座位,本田菊一把拉住他的衣角小声问:“那个,学弟你是王耀吗?”
    王耀笑了笑,道:“是,我是王耀。”这一笑让本田菊忽然觉得今天教室的灯光有些晃眼。
    本田菊把摄影应该如何构图的要点讲了一遍。在讲课的时候本田菊不时的瞄一眼王耀。而王耀在做笔记,似乎没有发现某人的偷瞄。
    终于,老师赶来了。这节课还算顺利。
    下课了,本田菊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追上王耀的步伐。“那个,王耀同学……”本田菊喊道,王耀停下脚步回头,“本田学长,有事吗?”本田菊气喘吁吁地追上“今天,非常感谢你,要不我请你吃夜宵吧。”王耀显得微微有些惊讶还是应下了。两人并排走着,相顾无言,气氛有些尴尬。王耀开口打破沉默“学长吃过小龙虾吗?”本田菊:“没有……”王耀侧头笑着说:“说到夜宵,小龙虾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我带你去吧。”“好的。”本田菊没有拒绝。
    王耀带着本田菊来到大排档,点了一份麻辣小龙虾,外加两瓶冰镇啤酒。食物的香气引得两人的话匣子大开,从诗词歌赋一直聊到人生哲学。再从人生哲学聊到某农药。
“嘶哈——嘶哈——诶,芈月还有这种操作?!耀君你可以的!”“哈哈,就是有这样的操作。”“哦哦哦,哇,韩信可以这样用!!”“是啊,战士类的除了大招外再配合这个符文,你看,塔破了。”本田菊两眼放光“大侠,带带我呗。”王耀不紧不慢的剥了个虾放在本田菊碗里,“学长言重了,大侠算不上,我这个老司机的车技还是可以的。不过,学长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这个吗……耀君你忘了我是助教吗?”本田菊打起了哈哈。“是么?”王耀贴心的递上纸巾。“是啊,耀君以后可以叫我小菊。”本田菊接过纸巾,“这倒是一个亲切的称呼。”王耀像似无意识的在桌上轻轻敲击,看着王耀白皙修长的手,本田菊不由自主的摸了上去。当本田菊意识到的时候,王耀金棕色的正倒映着他,只有他。本田菊老脸一红,想把自己的手收回的时候被王耀拉住,十指交扣。“小菊,走吧,不然宿舍就要关门了。”“好的。耀君”
    王耀牵着本田菊的手走了一路,王耀很兴奋一直在说话,絮絮叨叨的。本田菊静静的听着。回忆徐徐展开。
    记得开学时的两校联谊,是W大学生会主席团和N大学生会主席团的交流联谊晚会,入场券一票难求。本田菊端着相机准备拍几张做新闻稿用的,结果……入场券丢了。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王耀穿着燕尾服微笑着向他走来。“请问你是这次的记者吗?”王耀问。“是的。”本田菊有些窘迫,“快要开场了,你怎么不进去呢?”王耀弯下腰关切的问,“因为……入场券掉了……”本田菊的快要把嘴唇咬破了。“你喜欢摄影?刚好,我也喜欢,我这刚好多一张,我们一起进去吧。”王耀拍着本田菊肩膀说。“真……真的吗?!”本田菊激动的向王耀鞠了一躬。“没事的。”王耀摆摆手,淹没在人群里。结果,两人一直没有再见面。直到本田菊的老师开设了摄影选修班,两个人才能在课上匆匆见上面,“不然就真的要错过了。”王耀看着本田菊说,原来两个人早已把对方当成生命里的另一半,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表明自己的心意。
    在宿舍楼下,本田菊仰起头问王耀:“大侠,带我上分可好?”王耀亲了一下本田菊的额头说:“随时效劳,直到关服。”

    几个月后。515门口。
   “老王!说!‘我是蕾姆’是不是你的小号?!”本田菊皱着眉说。“是啊,怎么了。”王耀显得有些委屈。“为什么你的小号这么快就是黄金?!”“那是你还不够熟练吗。”王耀扶额无奈道,言语中尽是宠溺。“我要看你的战队。你是不是背着我找了别人上分。”说着从王耀怀里坐起身。
    嘉龙&濠镜(恭恭敬敬递上手机):“嫂子请看。”
    小菊一看ID,笑不是生气也不是,满头黑线。原来是这样的——
    嘉龙:丢你雷姆(黄金)
    濠镜;我接雷姆(黄金)
    王耀;我是雷姆(黄金)
    本田菊:……那你大号呢?
    王耀:我是王耀(荣耀王者)
    嘉龙:王耀我哥(永恒钻石)
    濠镜:我哥王耀(永恒钻石)
    本田菊:……

【晴博】叶二的自诉

我叫叶二,
是把好笛子,
我的主人以前一直是这么说的。
我为能奏出雅乐的主人而自豪,
以前主人也为我的音色而骄傲。
哦,顺便提一下我的主人叫源博雅。

因为我经常被主人贴身携带,久而久之,我便有了些灵性,能感知主人的心意。
自从遇到那个男人之后,我可以明显感觉到主人的心,变了。
以前,我的主人从不畏惧在人前演奏的,直到那天……

“博雅,听说你笛子吹的不错。”那个穿白狩衣的男人漫不经心的说到。他的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我在吹奏笛子方面还是有信心的。”主人肯定的说到。
“呐,博雅,看在今晚月色这么美好的份上,能为我吹奏一曲吗?”那个男人放下酒杯,微笑着看着我的主人。
“为你?”主人有些声音颤抖。
“怎么?不行么?”那男人表现的有些失望。
“可以,当然可以。让你高兴是我的荣幸。”主人的呼吸有些急促。
“请。”那男人一扫愁容。
主人握着我,来到庭院里,月光流淌而下。
与以往不同,主人的曲子里充满了对爱的向往。
一曲终了,主人发现那男人已经站在身后了。
那人的白衣在月光下似乎闪着微光,“博雅,你是不是又有了心仪的人?”那人笑着问。
“算是吧。”主人低头,轻轻抚摸着我,主人的手上沁出了汗,偷瞄了那人一眼。
那人似乎察觉了,笑出了声。
“博雅,你是一条好汉,”那人拉住主人的手说“为了这支曲子,我们再去喝一杯吧。”
“好。”主人便那人坐在月下对饮一晚。只是,那人的手一直没放开……

后来……主人上朝时想着那人,吃饭时想着那人,吹奏的想着那人……
没见到那人主人就不高兴……还怪我音色变了……

扇子君,那个男人是不是最近这样对你的?

一见晴明误终生
还有博雅你这家伙真是好福气呀!

随便用mix做一张图,大家开心就好。谢谢 @艾玛 的推荐。

突然想到你的名字里面那到划过天际的流星。

【阴阳师同人文】我家狐狸成精怎么办

*此文为《与晴明大人的正确搭讪方式》番外

  敬以此文敬以此文献给“EMMA”
纸门“沙——”一声拉开,晴明抬头就看到了缩在客厅里的一团“毛绒绒”的东西。
  妖狐坐在地上缩作一团想掩盖自己的紧张的情绪。
  妖狐作为一名有这多年经验丰富的人民警察,今天晚上他奉命带着几个新人潜入现任黑道老大安倍晴明家收集他买卖违禁品的证据。根据情报晴明今天晚上是不会回来的,而晴明突然折回给妖狐一个措手不及。
  妖狐发现晴明家养了一只白狐,为了保护新人和完成任务,示意负责放风的般若的和负责技术的河童先撤离,他来引开晴明的注意力。于是两个新人带着晴明的白狐蹦蹦跳跳的撤离了。
  然后……”
  然后……
  就成这样了……
  “一群没良心的东西。”妖狐暗骂一声。
  “什么?”晴明脱下外套问。
  听到晴明的声音,妖狐一个激灵,马上坐的笔直笔直的。
  “那么,请问你是?”晴明付下身摸着妖狐的头问。
  妖狐一时间竟无言以对,突然想到晴明养的白狐。
  “我我我……我是您养的白…白狐狸!”妖狐红着脸大声说到。
  “你是油豆腐?”晴明蹙着眉仿佛在思考问题。
  “是是是我是我是!”妖狐疯狂点头。
  “不是建国后不能成精吗?”晴明疑惑道,“我是纯种北极野生白狐。”妖狐马上解释。“哦,原来你不是日本狐啊!”晴明好像相信了。
  晴明把妖狐拉到沙发上坐下,拉着妖狐的手说:“油豆腐啊,你饿不饿?第一天变成人习不习惯啊?头发这么油要不要去洗一下啊……(省略N字)”
  妖狐在考虑要不要回答他,一回头就看到般若抱着白狐在向他招手,笑的十分灿(傻)烂(气)。
  妖狐心道一声不好,晴明发现他脸色不对也准备回头,突然,妖狐扑进晴明的怀里。红着脸撒娇道:“我饿了~”
  突如其来的撒娇让晴明有一点不太适应,晴明感觉自己呼吸急促了起来。
  妖狐以为晴明没听清楚,干脆坐在晴明身上看着晴明的眼睛说:“我饿了~”
  晴明突然笑了起来,妖狐感觉自己眼前有星星在晃。忽然晴明亲了妖狐额头一下。“好,等一下。不过,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去呢?”晴明提醒道。“对不起!”妖狐立刻翻身下去了。
  “在这等我,不许偷跑。”晴明向厨房方向走去,转身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妖狐。
  晴明一走,妖狐赶紧打开无线与负责接应的判官联系。除了简洁的汇报情况外,妖狐不忘把提供消息的人的女性亲属问候了遍。妖狐问:“你们接到那两只菜鸟了吗?”判官:“只接到了河童。”妖狐:“啧!般若这小子!”判官:“拜托你了。”妖狐:“啧!好的。”
  妖狐粗暴的关掉了无线,心里除了生气还对般若的生命安全的担忧。
  “久等了。”晴明拉开纸门,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食盒,从食盒里晴明像变魔法一样拿出一碟又一碟妖狐爱吃的,“来,吃吧。”晴明笑着给妖狐倒了一杯酒。妖狐也不客气,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晴明看着大吃大嚼的妖狐,笑的越来越开心。妖狐抬头就撞上了晴明的笑颜,由于实在是太好看了,于是让妖狐忘记了咀嚼。晴明抬手摘下妖狐嘴角的饭粒送到嘴里,这一举动成功的让某狐老脸红了起来。
  “呐,油豆腐,留下来陪我吧。”晴明笑着说。
  “纳尼?!”此言一出,妖狐筷子直接脱手。
  “不愿意?”晴明的语气中有一些小失望。
  “不不不,请允许我考虑一下。”妖狐说,晴明略带遗憾道:“好,你慢慢考虑吧。”
  晴明走到卧室里,似乎睡下了。
 

  妖狐悄悄打开无线联系判官。
  判官:“般若的信号显示他……”
  妖狐紧张的问:“他怎么了?”
  判官:“在你七点钟方向。”
  妖狐:“……”
  妖狐又一次粗暴的挂掉了无线。
  妖狐在树丛里发现了在嘿嘿傻笑的般若,而晴明养的狐狸一不见了踪影。妖狐也没在意这些,拖着般若就往指定地点跑。
 

  终于可以回去了,妖狐松了口气。判官立刻向源局长汇报情况,通讯机里传了局长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安倍晴明,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干的漂亮!”妖狐却有一些高兴不起来,“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庭院里,很寂寞吧。”妖狐心想。
  “嘎——”妖狐一行人的车被逼停。里三圈外三圈被黑帮的人围起来了
  “你们被包围了!下车!”
  他们四个被人扯下来十分狼狈的趴在地上,武器被收。
  “拿了我的合同,吃了我的东西,不说声谢谢就走,这生意有点亏啊。”晴明从人群中走出,肩上站着一只白狐,一人一狐都灼灼的盯着地上妖狐。
  妖狐感觉自己被盯着都可以煎蛋了,晴明挑起他的下巴缓缓道:“首先你们拿到的‘证据’是假的。其次你们的无线没加密,还有,油豆腐是母的。嗯,谢谢般若小盆友的情报。”
  妖狐:……!蛤?!
  晴明(和善的微笑)
  妖狐暴起:“你耍我呢!!!!!!!!”
  晴明顺势吻住了妖狐,长长的一吻让妖狐没了脾气。
  晴明笑着对其他三人说:“跟博雅说,八崎组的军火库交给他了。”
  “不过”晴明一把抱起妖狐说“这个我要了。”
  今天的平安京也是如此和平呢。
 
 

【阴阳师同人文】与晴明大人的正确搭讪方式(第三更)

*长篇,周三更新
*有OOC
*晴明攻
*大概会虐吧
*想早点完结肝刀男
*谢谢为我提供意见的诸位,鞠躬。
*再次谢谢看到这里的诸位看官。

(五)
“却鬼延年!”“飒,伞剑!”晴明和姑获鸟配合无间,“羽清!”无数鸦羽像刀片一样裹挟着气流倾泻而下。“天翔鹤斩!”姑获鸟出手如电,十几只鸦天狗马上个个倒地,其中一个还在抽搐“你们……你们……等着……大……”话音未落。
  “呵,有两下子。”一声轻笑,硕大的黑色羽翼在月光下张开,淡金色的头发在月光的照耀下形成了一层淡淡的光晕,显得来者那双银色双眸愈发的妖异。
  晴明见到来者立刻警觉起来,“夏!别冲动!是大天狗!”
  “休想伤害我的孩子!”姑获鸟哪管得那么多,便冲了上去。在姑获鸟的利刃快要靠到大天狗的领子的时候,大天狗不慌不忙的向后一退,一阵狂风卷过,她全身立刻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咚”一声闷响,姑获鸟倒地不起陷入昏迷,晴明立刻上前扶她,发现她脸上身上全是被羽刃刮出的伤口,晴明紧紧搂住她,仿佛当年的噩梦重现。
  “比起当年,你和姑获鸟都了有些进步呢。”大天狗缓缓落地,花瓣在他脚边调皮的转了几个圈。他无视眼前的美好,一步一步带着杀气走向晴明。
  “晴明啊,晴明,虽与你无怨无仇,可是我有命令在身,还是请你,死吧。”大天狗举起了手里的团扇。眼睛充满了疯狂。
   “言灵,缚”晴明暗念咒语,大天狗脚步一滞。趁着大天狗分神之际,晴明背起姑获鸟就跑,还不忘给顺手给自己贴个加速符。
  等大天狗回过神来,晴明早没影了。
  “有意思。”大天狗舔舔唇“不过,你能逃出我的结界吗?”
   (六)
  樱花祭晚会上。
  妖狐在听童女神情激动的描述遇上长得像晴明的人的事。
  “是么?”妖狐诧异道。
  “嗯,是真的!”童女疯狂点头。(然后被童男拖走去写作业了)
  妖狐陷入回忆,往日种种在眼前浮现。
  “会是你吗?晴明大人?”妖狐自问道。只有廊下的风铃寂寞的响了一下,没人回答,与喧嚣的人声格格不入。
  “轰——”一阵剧烈的震动打断了妖狐的回忆。“地震吗?!”妖狐立刻出去查看情况,可赏樱的人却一点也不受影响似的。
  “贫僧认为是有人在试图打开某个结界,因为他使用的方法和晴明大人的一致所以造成了我们结界这里共鸣。”青坊主认真的回答。
  “方向?!”妖狐一听到‘与晴明大人的一致’的时候整只狐就不好了。“西边。”
  判官他们也感受到了异样,过来问问情况。听了青坊主的解释表示同意。
  “我去看看情况。”妖狐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
  结界内。
  晴明发现自己没有办法从里面打开结界,只好从里面同化结界,祈祷有人(阴阳师)能在大天狗找到他之前发现他。如果大天狗找到自己,晴明觉得自己也只好用那个方法了。胸口的金校徽闪了一下。
  感知到晴明气息的大天狗裹挟着像刀片一样的羽毛从天而降,晴明也早有准备,张开了结界。
  大天狗的攻击竟然被弹开了!大天狗稍显惊讶,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道“哼,有两下子。”晴明也整理了一下校服道“彼此彼此。”
  看着着张处事不惊的脸,大天狗就气不打一处来。下手也重了不少,次次往晴明脸上招呼。
  面对大天狗的攻击他心里也是暗自叫苦‘我的脸怎么了,怎么一个两个往我脸上打?’没办法,他只好不断的叠加言灵来躲避大天狗的攻击,并把疯狂的大天狗引开。
  结界外
  妖狐一下甩出了好几十下风刃,结界被硬生生敲出了一个大口子,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阴阳师同人文】与晴明大人的正确搭讪方式

*周三更新
*晴明攻,狐崽受
*可能会有点虐
*会有OOC现象存在
第一次写文,谢谢诸位观看

(三)
  终于熬到放学,一群小式神们拥做一团好像在讨论什么。
  “你确定?”白童子问,“确定是他。”童男童女异口同声的说,“哦?”座敷童子和莹草交换了一下质疑的眼神,“别不信啊,早上在校门口,我看着那人的背影特别像,我就跟着他叫了一声‘晴明大人’他一回头我跟尼酱就看清楚了。”“除了剪了短发,一摸一样。”童男补充道。“蛤?!”其余的人表示惊讶。“还等什么呀,回去告诉妖狐大人他们啊!”童女带头向神社跑去,其他人紧随其后。一群小学生在路上飞奔,浩浩荡荡,竟有一点壮观。
  与此同时,教务处。源博雅正翘着二郎腿玩着手,完全无视了对面教导主任的谆谆教诲。“打扰了。”从门口进来了一个穿着初中部校服的可爱女孩子,博雅的神情立刻变得严肃,坐的直直的。“神……神乐,你怎么来了?”“呵。”名叫的神乐少女冷笑一声“还不是因为哥哥大人你很棒棒,开学第一天就殴打同学。”“……”空气迷之沉默。
  “第一天就是通报批评处分,整个学校大概都知道我源神乐有你这样的哥哥了吧。真是丢人。”神乐脸上笑意不减,脸色倒是越来越黑,“要不要我给你点赞?”“不不不,不用了,你哥哥我一直都很棒棒。”说着博雅自己给自己点了个赞。神乐白他一眼,向教导主任深深鞠了一躬说:“老师对不起,我哥哥年纪小不懂事,回去我一定让他好好反省自己。”教导主任:“……”博雅:“……”
  “笃笃笃”三声,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失礼了。”夕阳印在那人脸上像敷了胭脂一样,蓝色的眼睛流动着温暖的光彩,嘴角的淤青并不会给他美丽减分反而让人想亲近他。
  神乐心里当即蹦出两个字:妖孽。
  教导主任向那人招手:“晴明啊,来,把事情的经过再说一遍。”“好的。”晴明非常平静的把经过陈述了一遍,他好好的走在路上,有人叫他名字,他一回头博雅的拳头就往他脸上招呼了,他避闪不及脸上和肚子上就挨了两拳。听到这里神乐的眼神瞬间冷了好几分。
  晴明笑着说:“其实我和博雅是还可以说的上是竹马关系呢……”一通解释之后,不一会儿教导主任就放了他们出来,并目送晴明离开。
(四)
  博雅一脸不屑:“呸呸呸,狗屁竹马,你这几年去哪了?!”“出云。”晴明回头看着他和神乐道。“出云?” 博雅和神乐面面相觑,“是啊,在出云第一中学只要你是特优贫困生每个月有三万日元的奖学金,每个学期的奖学金有五万!这是一笔巨款!巨款!”晴明的微笑中透露着贫穷。
  博雅:“……”
  神乐:“……好可怜。”
  博雅:“那你回来该不会也是因为补贴吧?”“不不不,我只是考到了这里。”晴明道,“蛤?!”博雅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你你你……也……太”,神乐向前走近晴明,踮起脚尖想仔细看看晴明的校徽,晴明被这个动作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神乐却由此看清楚了——晴明的校徽是金质的!这代表了他的身份。
  他们所在的平安京学校有个特殊规定,从小学到高中,普通学生是铜质校徽,社团及学生会干事是铁质校徽,学生会主席团成员是银质校徽,特优生是金质校徽,教师是水晶校徽。
  而这所学校对于外地学生的要求远远高于本地学生,像博雅神乐这样的人学校可能只要求400分左右就可以入学,而像晴明这样的要想入学要求560分才可能勉强进入,晴明佩戴的是金质校徽,说明他的分数应该在650分以上。
  神乐想到这,摸了一下自己的银校徽深感羞愧。
  “晴明!晴明!”有女子在呼唤晴明,“是夏。”晴明回头道,一位身着和服脚穿木屐身材纤细的女子来到他们面前,女子怀里还夹着一把纸伞。
    这位叫做“夏”的女子长的很美,看着她给人一种来自母亲的温暖。
   “晴明,天晚了,我们快回家吧。哎呦,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呀?回去我给你上药。”说着夏就拉起晴明准备走,“是夏姑姑吗?!我是博雅啊!”说着博雅就往夏身上扑。晴明不动声色的把夏护在身后不让博雅得逞。
  夏曾经是博雅的保姆,在源家工作过几年。她出色的工作能力很得源家长辈们的重视。可惜突然就不干了。
  等夏认清来人之后,从晴明身后走出来,拍着博雅的肩膀说:“哎呀哎呀,小博雅长成好男子啦。这么高!还在练习弓道和尺八吗?”博雅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当然当然,不敢放松。”夏笑着点头,“如果你能把你一激动就打架的习惯改掉就好了。”神乐在一边拼命点头。博雅立刻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去:“是,我会改的。”“哟西,这才是好孩子。”夏笑着拍了拍博雅的头,“就这样吧,我和夏先走了。明天见。”晴明和神乐打了招呼就走了,留下博雅在角落里碎碎念。
   晴明和夏匆匆向家走去,突然晴明脚步一滞,微风送来几瓣樱花。华灯初上,可周围却一点声音也没有。晴明朗声道:“黑暗中的,你们可以出来了。”夏的伞已经拿在了手上做好了进攻准备道:“从出云到平安京,你们还真是执着啊,天狗。”
  从暗处冒出了十几只雅天狗,为首的那只从上往下盯着晴明他们:“你清楚的,土御门……”“停停停,首先我要纠正一下,我姓小林,叫晴明只是为了纪念安倍晴明。以上。”“你只要知道我们要你的命就行了!”
   十几只鸦天狗一起俯身而下,“休想伤害我的孩子!”夏也同时出击,不过她已经化身为一只似鸟的半人模样。
  没错,夏是姑获鸟。“夏”是晴明给姑获鸟取得名字。
  大战,一触即发。